你的位置: 首頁 > 男生頻道 > 都市生活 > 魔王歸來
《魔王歸來》韓云楓韓衛衣墨小蘊全文免費閱讀

魔王歸來追者

主角:韓云楓韓衛衣墨小蘊
《魔王歸來》是追者所編寫的都市生活風格的小說,本小說的主角韓云楓韓衛衣墨小蘊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傳說:上古神戰,神王血戰魔王,終力敗魔王,保護了大陸和平。 如今,魔王再度降臨人世。 自古歷史都是由勝利者編寫,但是真相,真的如此嗎?且看少年如何成就其魔王大道……...
狀態:已完結 時間:2020-02-02 09:54:20
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

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

  • 章節預覽

韓云楓和矢崎早就到了醫院,在了王愷身邊,之前是李波和吳子瓊在這里了,大概李波真的生矢崎的氣了,見矢崎過來,他就先行走開了。

醫生說,王愷的情況有些好轉,但這不意味著他中的毒就會自行消失,這個好轉只是說,王愷不用承受太多的痛苦,甚至說,他還不知道自己中毒的事實,他誤以為自己的體質太虛了,稍加調養,用不了多少天就會好轉。

此刻的王愷心智還算平穩,智商明顯遲鈍的同時,情感還算正常,他拒絕了把自己的情況告訴給家里,因為王愷的是單親家庭,只有一個母親,他不想讓身體本就不太好的母親擔心。

韓云楓問王愷:“真的不通知你的家人了?”

“不用了,我媽她膽子小,知道我變成這個樣子,她肯定會擔心的?!蓖鯋鹜耆恢雷约旱那闆r有多惡劣,醫生說了,如果一個月拿不到對癥下藥的辦法,縱容不死,他也會腦癱,也就變成了弱智,癡呆,并且,他的生命最多持續三個月到六個月,“我就是點小事,永不老幾天就出院了,我不想讓我媽操心了?!?/p>

韓云楓看了眼矢崎,他的手里也為哥哥韓衛衣捏了把冷汗,如果韓衛衣不能快些抓到允泰,問清楚究竟給王愷下了什么毒藥,那王愷這一生就毀了,到時候既無法向王愷的母親交代,也無法向眾多被害人交代。

矢崎有些內疚,心酸,他知道,如果不是他自己的無知,讓劉峰給算計了,王愷也不至于這樣,王愷才是被殃及的對象。

他當著王愷的面對韓云楓說:“放心好了,我們不會把你生病的事告訴你家里?!?/p>

韓云楓看著矢崎,他也點點頭,從矢崎的眼神中能看出來,他是認真且堅定的,因為矢崎不忍,他覺得這些惡果都是他帶給王愷的,事實上也真是這個樣子。

但是,這樣的不忍真的對嘛,會不會因這樣的不忍而造成更加巨大的麻煩,或許,目前還不是討論這些事情的時候。

醫生有過吩咐,王愷需要的是安靜,病房里最好不要留人,事實上王愷也總是困,說上三五句就會氣喘吁吁,閉上眼睛就睡著了。

這個時候病房的門開了,是云浩,云浩剛剛買回來許多吃的東西,放到了王愷的床頭上,云浩最近的情況好多了,自從昨天在李波的幫助之下,有了自由,他的精神狀態恢復的特別快,把東西放好,他們四個人就走出了房間,一起走在走廊的長椅上發呆。

之所以發呆,是因為他們心中有個疑惑,也是一個無法面對的現實,云浩說過,他回憶起了當人凱卓爾遇害墜樓當夜的一個細節,他見到王風的手腕上有一串黑色的串珠,他也見過,年初的時候墨小蘊手腕上戴過這個串珠,如果這樣說,墨小蘊就多少有些問題了。

韓云楓早就想問問墨小蘊了,當時,剛才和韓衛衣分頭行動的時候,韓衛衣堅決否定了韓云楓的這個念頭,他說這是個非常關鍵的核心,兇手之所以維持現狀,不采取行動,是因為其中有一種平衡制約著,兇手并不知道云浩回憶起了這些細節,更不知道墨小蘊戴過這個黑色的串珠,更不知道還被云浩看見過,如果一旦茹莽爆料出什么,兇手就會有所察覺,目前的這個兇手是十分兇殘,什么事都會干出來,喪心病狂,說不定會繼續殺人。

吳子瓊對韓云楓說:“放心吧,我和墨小蘊認識許久了,她肯定不會干出什么過火的事,這其中一定有誤會?!?/p>

矢崎也揉搓著腦袋,也問云浩說:“你有沒有看清楚,你確定那天看見的黑色串珠就是今年年初,墨小蘊手上戴的那個?”

“是的,我十分肯定?!痹坪普f的十分自信。

吳子瓊:“你拿什么肯定,這都過了那么久,幾個月了,你也說了,當時也這是看過墨小蘊戴過而已,你怎么就記得那么清楚呢?”

“是啊,不單單是時間久的事,還有,黑色的串珠不是到處都有,你怎么確定這個串珠就是當時墨小蘊佩戴的?”矢崎說。

“我真的說不好,反正我知道肯定是?!痹坪普f,說的有些沮喪。

“總要有個理由吧?”

“就是說吧,那個黑色的珠子有點特別?!痹坪普f得很為難,大概他自己都不清楚這種特別究竟在什么地方,“感覺,那個珠子怪怪的,有一種邪氣,讓人見了,就會中邪的感覺,我也知道,這樣說你們或許不信,但是,真的是這樣?!?/p>

“你是說,當時凱卓爾也見到墨小蘊手腕上戴了這個黑色的珠子?”韓云楓總算說了一句。

“對,他應該是看見了,因為當時,我和凱卓爾一起路上遇見的墨小蘊,再說,事后我也問過凱卓爾,他一定知道?!?/p>

“那當時,凱卓爾是什么表情?”

“什么表情嘛,沒什么表情啊?!痹坪普f,他也不知道韓云楓這樣問是什么意思。

其實韓云楓是想知道,如果按照云浩的視覺角度覺得這個珠子很特殊,那么凱卓爾看了之后,會不會也有同樣的感覺呢?

如果真的有一樣的感覺,那就說明這個黑色珠子果然有問題,如果凱卓爾的感覺和云浩不太一樣,那說明這就是人和人對不同事物的區別了。

按照云浩的描述,當時凱卓爾真的沒有太多怪異的感覺,那就說明,這個黑色的珠子也不見得是大不了的物件了。

云浩是沒有領悟到韓云楓想知道什么,但是矢崎知道,他補充了一句:“也不好這樣說,你也不要忘記了,墨小蘊和凱卓爾有一樣是共性的,他們都是學習心理學,并且師從著名的羅太教授,羅太教授最善于催眠和潛意識暗示,因此說,凱卓爾和墨小蘊也善于此道才對?!?/p>

不錯,矢崎的判斷完全有道理,這也正說明了另外一個問題,無論韓云楓韓云楓的夢境怎么樣,如之何的離奇,墨小蘊都不覺得太過于不可思議。

“先不說珠子了,那個王風是不是真的是王風也還不知道呢?”吳子瓊把問題轉移到另一個很關鍵的問題上,吳子瓊和矢崎韓云楓等人不一樣,同墨小蘊也不太一樣,似乎其他人,尤其是到過迷魂山的這些人,他們似乎都同案件扯上了千絲萬縷的聯系,牽一發而動眾人全身,他們清楚案件的每一個細節,每天發生了什么,怎么發生的,為什么會發生,他們都知道,心里很清楚,吳子瓊似乎是個例外,她被案件漩渦拋開,也正因為這樣,她遠離危險和死亡,但是她也不會知道太多的東西,她所知道的,都是聽別人議論,或者是從廣播和報紙上看到。

事實上,她對這些事情也很上心,她也想知道,也想加入其中,之所以有此種情緒體驗,還有另外一個原因,自從迷魂山之行的十一個人曝光之后,全學校的人都把他們當成了不祥之兆,當成了災星,沒有人再愿意接近他們,自然也不會有人原因接近墨小蘊,這讓墨小蘊倍感孤獨,似乎有一種被隔絕的孤立,正是因為這個原因,她才會同王愷越走越近,她總有種感覺,十一個人到過迷魂山的人才是一個團隊的,才是相依的,但是,她總是覺得其他的人總是有辦不完的事,唯獨她,什么事也不會有,她想找到其他人,又不知道要怎么找。

聽了她的這個話題,矢崎也皺著眉頭,他聽過韓衛衣說過這這件事,他說:“其實我是覺得,既然警方已經證實了,王風在凱卓爾遇害前三個小時就已經遇害死亡,那么就充分證明,當日那個王風是別人假扮?,F在想想,這個事也還算能解釋明白,無論是凱卓爾,還是云浩和爾耳,他們都不太熟悉王風,平時里也不怎么見面,如果有人假扮成王風,他們是不可能認出來?!?/p>

韓云楓說:“不單單是他們三個人,就連學校大門口的警衛們,他們也沒能認出來?!?/p>

“是啊,他們也沒認出來!”矢崎用一種承認的口吻念叨,這樣的念叨很無奈,也很捉摸不透。

“是啊,就是因為他們都沒有人認出來,這才奇怪呢?!眳亲迎傉f,“好像,發生了太多的這種事吧,總會有一個人,扮演成別人的樣子,記得在迷魂山的時候就有一次,韓云楓你不是說,你見到過凱卓爾,凱卓爾還對你說了一大堆匪夷所思的話?”

韓云楓點點頭,只知道吳子瓊說的是那天早晨,他們從迷魂山過來,途徑一座荒山,好奇心驅使下他們上了山,正好撞見暈迷在帳篷里的韓云楓。這件事,就算是到了今天,他也不能弄明白,不過如今已經發生了太多太多比這還要離奇的事,因此他也不怎么再想了。

吳子瓊繼續說:“如果說是一次兩次,或許真的是某些人同某人長相接近,這也能說得過去,可如果這個事太多了,就一定是有問題了,不是嗎?”

當然,這里邊一定是有問題,這個無需置疑,矢崎一聽就知道,吳子瓊想知道這些事的細節,畢竟大家都是當初到過迷魂山的人,也不好把誰排斥在外,那樣不好,于是矢崎就把這些事情說了一遍,中途有疏漏的地方韓云楓會補充一二。

矢崎講述完畢,吳子瓊也知道差不多了,矢崎卻突然想到一個問題,如果說某些人精通某種特殊的本領,化妝,或者是變臉術,這樣豈不是就能解釋了為什么近期有那么多容貌相似的人出現。

“云楓,你說說,化妝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”

“化妝就是化妝,化妝不能改變人的容貌和樣子,一個人不管怎么化妝,也變不了另外一個人?!表n云楓似乎聽懂了矢崎的懷疑和猜想,他覺得,如果用一個化妝就能解釋這些事,顯得有些荒唐。

云浩沒有太多的表情,只是一味聽著,吳子瓊卻從她的性別角度給出了一些簡介:“不錯,化妝就是化妝,但是,如果一個人按照另外一些人的模樣打扮,在花些時間效仿對方的言談舉止,真的說不定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呢?!?/p>

這些話堅定了矢崎的想法,他覺得肯定有個人在暗中借用化妝,或者整容等類似的手段,把自己變成另外一個人,分別作案,只是,他想不明白這個人這樣做的企圖是什么,惡作劇顯然不是。

排除惡作劇這種可能性,那么還會有什么?

最開始是有人妝扮成凱卓爾,偷偷給韓云楓打電話讓韓云楓到迷魂山附近的一座荒山上。

之后,在地下密室中發現了一個類似于已經死去的高小濤的人,事后聽季憨博說,這個妝扮高小濤的人是王二,但當他們到太水村調查的時候,得到的消息是王二已經亡故了,并且是在兩三年之前亡故。

再之后,又出現了個叫實驗室主任王風,有人妝扮成已經死去三個小時的王風,還同凱卓爾和云浩等人走了好久。

再之后,似乎還有一個人,那就是王愷被麻三霆劫持之后,在轎車里見到的爾耳,目前還不能確定那個人究竟是不是爾耳。

這些細節堆積在一起,似乎沒有一個十分明確的緣由,業就是說,這些化妝假扮他人的事件是非常凌亂,毫無邏輯可循,似乎是同一個人所為,也似乎是不同人干的,更多的像是一種巧合和偶然,但誰都知道,這些偶然背后是有著陰謀的。

雖然從這些細節中還不能發現什么,但是矢崎也能隱隱約約排除了一些問題,比如,他知道這個兇手布局這些東西,并非是以謀殺為目的,如果排除了謀殺,那么就有另外一種可能性,兇手是要制造一種恐慌情緒。

具體是什么,矢崎還不知道,他決定找個時間同韓衛衣好好就這個問題談論談論。

四個人又聊了一陣,時間已經過去了許久,大概有三個小時,韓云楓問了句:“矢崎啊,你同李波聯系一下吧,看看他現在干什么呢,最近的事也實在是太對多,多是一些非常不好的事,希望別在出了什么事?!?/p>

矢崎早就想給李波打了,李波那個性格,一旦認準了什么事是輕易不會服軟,你這個時候打過去,他還以為你別有用心呢,他看了眼云浩,希望云浩給他打過去,畢竟從目前的狀態看,李波還是相信云浩的。

云浩心領神會,拿出手機給李波打了過去,還不錯,李波在響了三聲之后就接聽了,這讓大家的心里有了幾分安穩,李波說,他目前的心情不怎么好,打算在外邊逛一會,逛累了,就回學校的寢室休息,讓他不要過多惦記。

兩人剛剛掛了手機,韓衛衣就沖個了過來,因為之前他們有過商量,等他辦玩了太水村的事就過來,會合起來一起到學校找墨小蘊,要把那個黑色串珠的事情弄清楚,懸而不決終究是一塊心病,也會誤事。

韓衛衣十分冷靜,他想的問題總是要比一般人多一層,他做好了雙重準備,如果說墨小蘊什么也不知道,也就是說她根本就同案件無一絲毫的關系,那么如果聲勢浩大地到學校找她,就會給真兇以提醒:警方已經懷疑了墨小蘊,這會給案件的偵破帶來麻煩,也會給墨小蘊造成危險,因此說,絕對不可以在學校見墨小蘊,最好的地點當然是學校之外了。

他讓韓云楓給墨小蘊打個電話,隨便找個理由約她出來。

韓云楓照辦,不過他也有個要求,如果人多,會讓墨小蘊有心里負擔,至于韓衛衣是警察,無論誰見了警察都會有一些心理負擔,因此他決定,只讓吳子瓊陪自己單獨同墨小蘊交談,至于韓衛衣和云浩兩個人先躲避一會。

說好了,韓云楓打電話約墨小蘊過來,見面地點是這家醫院附近的一個長亭內,這里風涼,還清靜,是個談論問題的好地方。

四十分鐘過后,墨小蘊打車到來,當她見到韓云楓和吳子瓊的時候,似乎沒有太多的意外,她走近兩人,先問了個好,然后開門見山就說:“你們找我,一定有事吧?”

“小蘊,其實也沒什么大事?!表n云楓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,他看了眼吳子瓊,兩人女人說這個話題或許好點吧,他本來就是個不善于言語的人,尤其是說這個嫌疑的話題,他更是不知道怎么啟齒了。

吳子瓊顯得平靜些,她讓墨小蘊先坐下,然后寒暄了幾句,才步入正題,循循善誘地說:“小蘊,你千萬不要多心,我們叫你來,是有點小事?!?/p>

“放心好了,我不會多心?!蹦√N坐下,似乎非常的鎮定,一點也不緊張,“有什么事情,你們就問吧。如果我猜的不錯,一定是韓衛衣要你們問的吧?”

韓云楓吃驚不小,聽她這樣說,他的情緒就更見不自然了,好像他就是個搬弄是非的小人。

“你,怎么會知道呢?”

“當然了,如果是你,你一定會打電話的時候就透露一些東西,這是你的個性?!?/p>

“哈哈,我還真不知道?!表n云楓拍了自己的脖子一下,然后紅著臉說,“的確是韓衛衣,他現在還在醫院的樓上,主要是,云浩突然想起了一些事情,他想起了那天晚上,就是凱卓爾遇害墜樓的那個晚上,他明明見到那個自稱是王風的人,他的手腕上掛了一串黑色的珠子?!?/p>

“黑色的珠子,這有問題?”墨小蘊不太明白,他們就究竟想要問什么。

“同時呢,云浩還突然想起來,他記得你曾經戴過這串黑色的珠子?!?/p>

“我戴過?”墨小蘊有些不可思議,因為他從來不佩戴首飾,更不會在手腕上掛東西,這一點韓云楓也是很清楚的?!拔沂裁磿r候戴過手鏈,我從來不佩戴那些東西的,這個你們是知道的?!?/p>

“不是說你佩戴過,是說,那個東西在你的手腕上放過一段時間?!眳亲迎偘言捊o搭了過來,她生怕墨小蘊聽不明白,于是又細致地解釋了幾句,“是在今年的年初,有一天,你遇到了云浩和凱卓爾,那天你的手腕上佩戴過一個黑色珠子,想起來了嘛?”

年初,墨小蘊也細致地回憶了一會,突然,她想起了什么,腦海中有了影影綽綽的映像,是有一次,那個剛剛開學的第三天,當時她替羅太教授拿東西,上邊有羅太教授經常用的催眠珠,黑色的,她一時間覺得那個東西很好玩,于是就拿起來套在了自己的手腕上,不錯,當她走在甬路上,的確碰見了凱卓爾和云浩,但是云浩還十分好奇地看著這個珠子,還問了句什么,是有這么一回事,只是,她想不到云浩會記起這么長時間的一件細微的小事。

她用力點點頭,說:“我想起來了,我是戴過那個東西,怎么了,那個黑色的珠子有問題?”

“不是有問題,而是說,那個黑色的珠子,完全有可能是殺害凱卓爾的兇手佩戴過的?!眳亲迎偧贝掖业卣f。

“不可能啊,那個珠子是羅太教授的東西,怎么成了兇手的東西?”

“羅太教授?”聽到了這個名字,韓云楓猛然想起了什么,從云浩的描述中完全可以認定,云浩或許是當時的爾耳,完全有可能處于被人催眠的狀態中,這個羅太教授又是精通此道的高手,兩者之間會不會有什么聯系呢?

“你確定,那個東西真的是羅太教授的?”

“這個還有什么確定不確定?!蹦√N說,“當時我就睡替羅太教授拿的東西,怎么會弄錯,再說了,那個東西也是羅太教授經常演練的東西,我絕對不會記錯?!?/p>

此刻的韓云楓有了幾分的興奮,因為他似乎見到了頭緒,如果這樣說,下一步究竟要干什么,也有了眉目,他忙不迭地給韓衛衣掛了過去,讓韓衛衣和矢崎云浩下來,并把這邊的情況簡要說說。

過了三分鐘,韓衛衣和云浩也走了過來。韓衛衣的興奮超過了所有人,因為在這之前他見過這個羅太教授,單單從言談舉止中,他就覺得這個羅太教授有些問題,但是,當時他一點線索和證據也沒有,他只能把這種懷疑當做是刑警的天性,如今好了,終有讓他抓到羅太的小辮子。

他也迫不及待地問墨小蘊說:“這個黑色的珠子,是唯一性的嘛,也就是說,羅太教授有多少個這樣的黑色珠子?”

“是一個,這個不會有錯?!蹦√N回答說,然后她把問題拋給了云浩,“云浩,一個珠子而已,你會記得那么清楚,你確定,案發當天晚上見到的那個珠子,就是年初在我手腕上佩戴過的?”

“不錯,就是那個,我敢發誓,我一定不會記錯?!痹坪普f得十分干脆,信誓旦旦,“因為我當時清晰記得,自從嗅到一股濃濃的熏香氣味,我的整個精神都有點恍恍惚惚,但是,當我見到王風手掌佩戴的那個黑色珠子,我的整個人都變得十分亢奮,精神,這種亢奮這只是局限在一個點上,就是這個黑色的珠子,整個人,全部的注意力和精神都聚攏在這個黑色的珠子上,就算是閉上眼睛,腦海中也是這個黑色珠子的樣子,你說,我怎么會記不清楚呢?”

“是這樣??!”墨小蘊若有所思地點點頭,“如果是這樣,你還是真的被催眠了,在不經意間,自從你嗅到熏香的氣味開始,你已經步入了被人催眠的第一步?!?/p>

“不過,這也奇怪了!”墨小蘊說完之后,又自言自語地補充了一句。

韓衛衣不失時機地追問:“什么奇怪?”

“我說不好?!蹦√N似乎有幾分苦惱地說,“如果說,兇手真的是羅太教授,他為什么要拿自己的東西去行兇,要知道,凱卓爾是他的學生,凱卓爾也知道,并且多次見過羅太教授的黑色珠子,也欣賞過羅太教授用黑色的珠子表演催眠?!?/p>

“你的意思是說?”韓衛衣若有所悟,他急匆匆說,“你是說,如果羅太教授故技重施,使用同樣的方式很難對凱卓爾催眠成功?”

“是可以這樣理解?!蹦√N說出自己心中的疑惑,“催眠這個東西,最好的是在被催眠人不知情的狀態之下,如果知情了,尤其是在那個看似危險的環境之下,誰都會拒絕,且排斥催眠,那樣就很難成功了,退一萬步說吧,就算羅太教授藝高人膽大,他完全自信自己的才華和能力,那當凱卓爾見到這個珠子的時候,按照正常的邏輯,他完全會叫一聲,羅太教授。當時他為什么不叫?又或者發生過什么?”

韓衛衣急忙轉向云浩,因為云浩是唯一的當時見證人:“當時,凱卓爾有說過什么?”

“沒有,肯定沒有?!痹坪剖值目隙?,“這個我絕對保證,當時王風過來送水,我的思維很算是清楚的,如果凱卓爾說了什么,我一定能聽見。我是從,爾耳走出之后,說見到了野貓,血淋淋的野貓之后,才開始什么也記不清的?!?/p>

這就奇怪了,如果凱卓爾能認出這個黑色的珠子,他為什么不喊出羅太教授的名字呢?

目前還有一個關鍵性問題,這個王風究竟是誰,因為誰都知道,這個王風肯定不是王風本人了,三個小時之前王風已經遇害。

那么這個王風會不會是羅太教授?

“除非——”墨小蘊突然說,“除非這個兇手根本就不是羅太教授,是有人拿了羅太教授的東西,嫁禍于人?!?/p>

“還有一樣,兇手用的催眠手法完全不會是羅太教授的方式?!蹦√N說的十分自信,似乎對自己的判斷非常有把握,“羅太教授更喜歡用音樂,用自然界最單純,也是見得聽得最多的聲音來催眠,卻絕對不會用煙霧之類的東西,再有,凱卓爾是羅太教授的學生,多羅太教授非常的熟悉,除非是凱卓爾主動接受催眠,否則,羅太教授輕易間是不會得手。這些加起來,總會說明一些問題吧?”

韓衛衣沒有給出個明確的表態,如果真是這樣,那么兇手就真的是想陷害羅太了,但是,要知道一樣,凱卓爾一旦死了,那么這種陷害目的是達不到,死人就算知道了全部,他也是不會說話的。

難道,這是云浩之所以能逃過一劫的理由,兇手想借助云浩之口,泄露給警方這個細節,讓這個黑色的珠子暴露在大庭廣眾,也讓羅太教授成為眾矢之的。

似乎也不是那么正確,這其中有太多太多的偶然因素,如果說云浩始終沒有想起這些東西,那么兇手的陷害陰謀也是達不到效果,再有,就算云浩想起了這些,但是,如果今年的年初云浩沒有見到墨小蘊手腕上佩戴了羅太的黑色珠子,云浩還是不知道這個珠子屬于羅太,陷害的陰謀同樣無法發生作用。

這些事情如同一道道大河,橫亙在韓衛衣的眼前,威脅參悟不透徹,這些條大河你是休想越過去。

不管這件事同羅太有多大的關系,去見見羅太是勢在必行了,他想了想,覺得自己一個人去似乎少了點幫手,他倒是不懼怕羅太,他懼怕的是羅太的思維,這種玩心理學的人多少有些奇怪的能耐,一旦錯過了關鍵性東西就可惜了,他征求了矢崎的意見,希望矢崎能陪自己一道去,矢崎當然是欣然前往,他自己也知道,自己犯下了最愚蠢,且不可原諒的錯誤,韓衛衣之所以對他不聞不問,也是想給他一點戴罪立功的機會,希望他能盡一份智慧,他自己也希望能憑自己的力量早一年抓到兇手,好給王愷治病,也希望早一天救出生死未卜的爾耳,還有給那些無辜失去了凱卓爾,高小濤,還有那個有著血緣關系的弟弟敷狄報。

小說《魔王歸來》 第十章 黑色手鏈背后的真相 試讀結束。

    1. 空間小說

      大唐文學網空間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空間小說大全,打造空間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空間小說免費閱讀??纯臻g小說,就上大唐文學網。

    1. 民國小說

      大唐文學網民國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民國小說大全,打造民國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民國小說免費閱讀??疵駠≌f,就上大唐文學網。

    1. 歷史小說

      大唐文學網歷史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歷史小說大全,打造歷史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歷史小說免費閱讀??礆v史小說,就上大唐文學網。

    1. 貴族小說

      大唐文學網貴族專題頻道為您推薦最好看的貴族小說大全,打造貴族小說排行榜,您可以方便的進行貴族小說免費閱讀??促F族小說,就上大唐文學網。

    最新小說

    書友評價

    編輯推薦

    熱門小說

    牛气冲天救援彩金 时时彩8码平刷一天 亿客隆彩票 四川时时彩网 多乐彩 重庆快乐十分彩票控 退休咋赚钱 极速十一选五 诈金花下载 ff14生活职业赚钱吗 广西快乐10分 快乐十分技巧分析 黑龙江11选5前三任 微信红包群二维码 手机麻将软件开发 晚8点到12点做什么赚钱 吉林十一选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