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浪漫愛情 > 正文

《宮少的契約寵妻》簡瑤宮尚章節在線閱讀

DatangDatang 2019-07-04 10:50:24 2

《宮少的契約寵妻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海豚文學,關注后回復:宮少的契約寵妻 或者書號:3973 即可閱讀全文

宮少的契約寵妻

宮少的契約寵妻

分類:浪漫愛情主角:簡瑤宮尚

《宮少的契約寵妻》小說簡介

主角叫簡瑤宮尚的小說是《宮少的契約寵妻》,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臨寒傾心創作的一本總裁豪門類小說,書中主要講述了:簡偉捂著臉,暴跳如雷。“我打得就是你。”簡瑤指著他,義憤填膺,“保險箱明明是你開的,非說是我,不打你打誰?”“你憑什么說是我偷的?”“要我拿證據么?”簡瑤不給他辯解的機會,直接摸向他的襯衣口袋,把那戒...

《宮少的契約寵妻》 第7章: 現場捉賊 免費試讀

簡偉捂著臉,暴跳如雷。

“我打得就是你。”簡瑤指著他,義憤填膺,“保險箱明明是你開的,非說是我,不打你打誰?”

“你憑什么說是我偷的?”

“要我拿證據么?”簡瑤不給他辯解的機會,直接摸向他的襯衣口袋,把那戒指拿了出來。

簡偉懵了!

簡成章也懵了!

柳華更是目瞪口呆!

但她反應最快,立馬道:“小偉,這怎么回事?這戒指是你爸去年在香港一個拍賣會拍的,怎么會在你那兒?撿的嗎?在哪兒撿的?是不是先前替你爸找東西時在保險箱附近撿的?”

簡偉不是傻子,這么明顯的脫嫌暗示不會聽不出來。即刻接話道:“是,是在保險箱附近撿的,估計是有些人太慌張落下的……”

而這個有些人,便是意有所指了。

“是嗎?”簡瑤皮笑肉不笑,柳華的伎倆她前世見多了,這世怎么會看**?她信誓旦旦地走到柳華面前,一把扯下她肩上的披巾抖三抖,一條鑲滿碎鉆的項鏈掉了出來。

簡成章瞳孔一縮,那鏈子也是在香港一個拍賣會上拍下來的,當時覺得有升值的空間就收了起來,柳華幾次討要他都沒答應送。

如今……

“保險箱里應該不只這兩樣東西吧,現金我估計沒有了,但金條應該還在,畢竟那東西變現要時間。要不要我去你們房間找找看?”向來真相不徹底大白,事情就不算完,簡瑤說著就要上樓。

柳華一看這鏈子也被搜出來了,頓時傻住。倒是簡偉一把將人給攔住:“是你栽贓,對,一定是你栽的贓,你這個小**想陷害我……”

話還沒說完,啪地臉上又挨了一耳刮子。

簡瑤怒道:“我栽贓?戒指是我放你襯衣口袋里的?你媽披巾里的暗袋是我縫的?保險箱的鑰匙是我偷的?只怕,只有你們母子兩個才有這個作案時間和動機吧!”

“動機,什么動機,你不要胡說八道?”簡偉連著被甩了兩耳光,也是打紅了眼。本能地想還手,可是不知怎的,在簡瑤那雙盛氣凌人充滿逼迫的眼神下竟然怯了。

是因為心虛嗎?

“你好賭,在外面欠下一**債。沒錢還先是借,現在沒人借,改來偷,又怕事情敗露干脆就先發制人賴我頭上,好誆騙我回來直接押我去醫院配合簡玥的手術,真是一箭雙雕啊!既還了債又去除我這個眼中釘,好毒的計,好深的心思。大哥,你不去當間諜真是可惜了!”簡瑤一個字一個字揭露簡偉的如意算盤,聽得柳華心肝都在打顫,嘴上仍是道,“那你也不能動手打他,他是你大哥!”

“他做賊,敗壞家風,敗光家業,不打難道還留著?”簡瑤雙手抱胸,似笑非笑,“你這么說話,就是間接承認保險箱是你們母子偷的了?”

柳華一愣,驚知自己一時口快說錯了話,急忙否認:“我沒有……”

可惜為時已晚。

簡瑤道:“人證物證俱在,由不得你認不認了。”

她看向簡成章,對這個父親她實在沒什么好說的。不過落井下石的事該干還是得干,“雖然我離開這個家了,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句,做賊,是會上癮的,今天偷家里,明天偷公司。若不嚴懲,后果不堪設想。還有,柳華,請你以后別再用這種下三濫的招數了,小心我報警。”

她揚了揚手機,表示剛才的對話,她都錄了音。

柳華眼睛一瞇:簡偉偷盜已構成犯罪,不說別的,單這件,就得坐牢。

她恨恨瞪著簡瑤,這死**現在不光膽子大還腦子也靈泛了,知道耍心機用手段了,這哪里還是以前她認識的簡瑤。

這分明是另外一個人!

簡瑤上樓收拾好衣服后連聲招呼都沒打,就出了簡家大宅。聽到身后傳來簡成章的咆哮打罵聲還有柳華母子求饒聲,她薄唇淺淺勾著。

前世簡偉計劃得逞,她被關黑屋一天一夜,不給吃不給喝,然后暈暈乎乎地被扭送到醫院生生挖了眼睛。之后的命運徹底暗無天日,那一個個絕望又痛苦的夜晚,她都不知道是怎么熬過來的。

今天她把歷史改寫,也讓他們嘗嘗關黑屋餓肚子的滋味。雖然比起前世債,這點懲罰算輕的,但只要在簡成章心里埋下一個懷疑和不滿的種子,她也算出了口惡氣。

至于以后,來日方長!

“二嫂,你回來了?”唐禹正是無聊,在沙上裝躺尸,見著簡瑤回來立馬彈起迎了過去,“喲,還帶了行李,看來是打算在這兒長住了,也是,你跟二哥正值青春年少,分居肯定是不合適的。”

簡瑤:“……”

誰要分居,誰是他二嫂,簡瑤對唐禹這個自編自話自來熟的性子徹底跪服。

“二嫂,你一大早去哪兒了?”唐禹紳士地幫她提箱子,還不忘開啟八卦模式,“看你這春風滿面的,是有好事發生啊!”

好事確實有兩件,不過簡家的那場口水戰,她不想提。只道:“你昨天送我的玉珠到底哪兒來的?”

“不說了嗎,我爺爺收藏的。”

“我的意思是玉珠的出處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好吧,問了也是白問。

雖然透視眼是好東西,可簡瑤就是有些擔心。

畢竟這天底下沒有白掉的餡餅,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價的。

“二嫂,你不在我好無聊,我們去劃船吧!林子中心有個湖,我們帶大猛小猛一起去,一邊釣魚一邊讓它們表演打架,我一直好奇,大猛和小猛到底哪個更厲害……”

簡瑤被他的奇思異想震得三觀都要不正:“讓大猛和小猛打一架,你確定你還能釣得到魚?”

不知道垂釣這種事是最需要保持安靜的么?

“釣得到啊,魚在水里,它們在岸上,又不妨礙的!”

呃……

這話竟特么聽著還有些道理,她竟無以反駁!

“不過,叫你二哥陪你不行么,釣魚我是外行啊!”

“我二哥出差了,臨時決定的,估計得兩三天后才能回來。”

“出差?”那敢情好,宮尚不在,她就自由了。不然總感覺走到哪里都像有雙眼睛在盯著她似的。簡瑤道,“行,我陪你去,不過我得把行李整理了先。”

“沒問題,就知道我二嫂義氣。”

醫院里,等了好幾天的簡玥終于按捺不住了:“媽,我眼睛快不行了,醫生說不能拖了,你趕緊把簡瑤的眼睛給我弄來,我要做手術。”

柳華連忙安撫:“乖女兒,你要做手術,咱立馬就能做,簡瑤的眼睛咱就不想了啊!”

“我不,我就要她的,除了她的,別的誰我也不要。”

“玥兒,你別倔,為什么就非要她的呢?”如果是單單想得到高祺那容易,眼睛好了以后,直接讓高祺來提親就是。

左右簡瑤在簡家不受寵,在高家也不受重視,毀了親也沒人在意。

“不行,她那雙眼睛會勾人,只有瞎了高祺哥哥才會死心。”別看高祺對她死心踏地的,可是對簡瑤未必一點心思都沒有。

不然,為什么拿著婚約當借口糾纏這么久。

簡瑤那雙眼,媚,會放電,估計連她自己都沒發現。

但簡玥向來是個做事不留后患的,既然要得到高祺,那就必須把這個人牢牢抓住,任何動搖他的機會都不允許有。

“你會不會想多了?再說,媽現在也沒辦法給你弄這件事啊!”柳華皺眉。因為保險箱的事才被簡成章狠斥一頓,簡偉挨了打,到現在都出不了門。要不是因為醫院里還有個玥兒要照顧,估計,她的腿也保不住。

可是簡玥哪里會管這些,嚷嚷道:“我不管,你要想辦法,明的不行就來暗的。干脆媽,你再給她下一次藥,把她迷暈直接綁到醫院來,上次我們就不該繞彎子,把人弄到樹林里,結果節外生枝,這次我們直接取,行不行?”

小說《宮少的契約寵妻》 第7章: 現場捉賊 試讀結束。

熱門文章
牛气冲天救援彩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