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網站首頁 > 軍事戰爭 > 正文

愛你,我真的累了》精彩章節列表在線試讀 寒少卿郭憂琳小說

DatangDatang 2018-08-16 12:39:27 9373

《愛你,我真的累了》已上架微信公眾號:豆芽文學,關注后回復:愛你,我真的累了 或者書號:025 即可閱讀全文

愛你,我真的累了

愛你,我真的累了

分類:軍事戰爭主角:寒少卿郭憂琳

《愛你,我真的累了》小說簡介

主角是寒少卿郭憂琳的小說叫做《愛你,我真的累了》,它的作者是喵小魚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小說,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,文筆極佳,實力推薦。小說精彩段落試讀:這郭香琳好歹也是GS集團的千金小姐,那么大的車禍事件,她從倫敦回來后,沒有在報章新聞上看到任何相關的消息。說起來,她們雙胞胎的身分,因為家族企業的關系,一直是很隱晦的問題,從來沒有人刻意去提起。加上郭...

《愛你,我真的累了》 第12章:錯過的緣分 免費試讀

這郭香琳好歹也是GS集團的千金小姐,那么大的車禍事件,她從倫敦回來后,沒有在報章新聞上看到任何相關的消息。

說起來,她們雙胞胎的身分,因為家族企業的關系,一直是很隱晦的問題,從來沒有人刻意去提起。

加上郭憂琳因為喜歡小孩,為了讀幼教,選擇的是師范體系的大學。

跟一般企業子女讀的一般大學,體系不同。

所以,外界更少人知道她郭憂琳的存在。大部分的鎂光燈,都是聚焦在郭香琳的身上。

也拜這樣的選擇,讓她有了平靜的大學生活。

因此,她離開文市,獨自一人到倫敦生活時,才能如此的平凡不受打擾。

知道她們雙胞胎身分的,除了郭父郭母,郭宅的傭人外,就是寒少卿和劉駿平兩人了。

甚至連寒宅的女傭跟管家,也不知道躺在病床上,插滿管子的人,是她另一個雙胞胎的妹妹。

這么說起來,她出現在寒宅時,大家都以為她是“郭香琳”的身分?

“妳關心的是這個?妳果然對扮演有興趣!我就看妳能裝多久!”

寒少卿將車停妥,冷諷道。

這時,郭憂琳平淡一語,試探著:“少卿,寒宅的傭人們,以為我是什么身分?”

寒少卿頓足不前,冷幽望去一眼。

許久,一聲莫測的嗓音說道:“在他們眼里,沒有所謂的郭憂琳,所以外界并不知道香琳出了車禍。這點,希望妳能保密。”

語畢,郭憂琳的疑惑,更是龐大了。

既然眾人的面前,她是郭香琳的身分。

那寒少卿在仆人的面前,那樣對她酸言酸語,可是在針對“郭香琳”?

那病房里的女人,在仆人的眼里,又是一個什么身分的存在?

“香琳的車禍,是怎么回事?”

郭憂琳滿心里有許多疑惑。

但最大的納悶,莫過于郭香琳的意外。

畢竟,她就是因為寒少卿的一通電話,毅然決然地離開平靜的倫敦,回到讓她心情澎湃的文市。

未料,她不經意的一問,又激起了寒少卿的不悅。

“哼!我倒想問妳!郭憂琳,妳真的太會裝了!”

說完,寒少卿像是憤怒的電閘被開啟似的。

冷眸一閃,便將郭憂琳從停車場,一路拖到了主臥房里。

憤怒地朝床上一甩!

郭憂琳躲到床頭,她知道寒少卿接下來的動作。

“少卿,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么?”

郭憂琳恐懼地閃躲著。

從她提出要“懷孕”的要求后,寒少卿就像是發了狂似的,只要逮到機會,就將郭憂琳壓在身上。

做著機械式的動作。

沒有一次,有愛撫,有親吻,有前戲。

每一次下身的摩擦與撕裂疼痛,都讓郭憂琳閃過要放棄的念頭。

但每每,都她咬牙撐了過來。

每到深處時,她都會刻意緊閉著雙眼。

暗黑的眼眸中,閃過一道道燦爛溫暖的笑,就在夕陽余暉中,一個暗黑的洞穴里,朝她漾起。

伴隨著稚氣的嗓音,牽勾著指頭,拇指相互印著承諾。

她相信,那才是真正的寒少卿。

一陣翻騰后,寒少卿又出了門。

他從來不在這張床上過夜,也從不留下任何一句情話。

郭憂琳哀傷地撫著床單上的血漬。

已經不是初夜,但寒少卿的粗暴,還是讓她的下身,摩擦出撕裂般的血液。

寒少卿完全不在乎床單上的血漬有多少,他一定做到自己滿意,將郭憂琳的肩膀咬得滿是傷痕了,才愿意松手。

就像是懲罰般,凌遲著。

郭憂琳這才知道。

她得到了寒少卿的人,卻將他的心逼得更遠。

諷刺的是。

臥房里的經驗是痛苦的,但是在辦公室里卻是甜蜜的。

自從寒少卿要求她以“郭香琳”的身分,到公司扮演秘書的角色后,她便有了一絲喘息的空間。

在公司里,大家都尊稱她是“寒總裁夫人”。即使做的是秘書的工作,也幾乎都是公司里的員工整理好了文件,讓她接手去做。

郭憂琳真正做的,就是跟在寒少卿的身后,時時注意他的需求。

“少卿,你晚點還有會議,先吃個午餐吧!”

郭憂琳站在寒少卿的辦公桌側邊,語帶試探地問道。

這寒少卿就像兩面人一樣,一到了公司,對郭憂琳的態度就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。

既溫柔又客氣。

這份守護。

確實就是當年,她扮演郭香琳時,體驗過的。

郭憂琳清楚,這份疼愛,是寒少卿給郭香琳的。

而她,只是暫時的替身跟魁儡。

只是她不知道,寒少卿為什么要她這么做?

聽到郭憂琳的提醒,寒少卿停下了手頭的工作,投去一抹意味深長的深眸。

這柔情蕩漾的眸光,頓時在郭憂琳的心底,漾起了陣陣的漣漪。

寒少卿主動提起手,拇指劃過郭憂琳脹紅的面頰。

“琳,是妳嗎?”

寒少卿提著不明顯的嘴角,眸光泛淚,語氣沉重道。

這一語,似乎是背著許多遺憾與懊悔,拖著疲憊的步伐,走了許久。

郭憂琳頓時滿溢淚眶。

從來沒有人這么叫過她。

因為她與郭香琳,都有個“琳”字,所以小名都是取中間不一樣的“憂”和“香”。

就連父母,也都叫“憂琳”跟“香琳”。

而郭憂琳的朋友們,則是因為郭憂琳多愁善感和沉穩的個性,取了“小憂”的綽號。

不!

有一人,曾經叫過她“琳”。

那時候,她跟郭香琳兩個人在一處山莊玩捉迷藏,卻出了意外。郭憂琳一個腳滑,摔下了溪邊的谷底。

足足三天三夜,她躲在一處身手不見五指的洞穴里,哭得淚都干了,才被人找到。

幸好,這黑暗的三天里,有一個男孩陪著她。

為了不讓她哭泣,男孩使盡全身法寶,一下變魔術,一下講笑話。暫時讓她忘記了肚子的饑餓,腳踝的疼痛。

男孩怕她無聊,早上還背著她,走在溪流的邊緣,踏著水,丟著碎石。

逗得她哈哈大笑。

那段驚魂,至今難忘。

而最難忘的,是那道陪了她三天三夜的開朗笑容,還有溫柔的呵護。

男孩稚嫩的嗓音,拍著胸脯保證她平安的承諾,她從未忘記。

那份溫暖,與眼前的寒少卿,竟然在那么一瞬間又重迭了。

可惜,轉瞬即逝。

郭憂琳還來不及問話,寒少卿便收回了眼神,收回了手。

一聲平緩的輕咳,也將郭憂琳滿溢的情緒,給收了回來。

“妳自己去吃吧!我還有數據需要整理。”

寒少卿冷語說道。

垂簾的睫毛下,閃著若有似無幽微的暗光。

郭憂琳不知道,剛剛寒少卿的那聲呼喚,是否別有意涵。

他愛的,難道不是郭香琳?

熱門文章
牛气冲天救援彩金